忌讳中形成的美丽方言

发布日期:2022-08-26 09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说起忌讳,大家会想到什么呢?我想到的是“行船不说破口话”,那么,要是手上、脚上受了伤,破了口,怎么办呢,总得交流吧,于是,我们就换一个词,叫“奶了个口子”。

  有人寻根究底,为什么是“奶了个口子”,其实很简单,奶口是指小孩子,明清两朝,凡男子自十六至六十岁称丁,妇女称口,合称丁口。16岁以下的,就成为奶口。“奶了个口子”,意思就是划伤的那点小口子,就像奶巴子的嘴巴那样小。

  这些由忌讳引申出的词汇,在仙桃以及周边形成一个有趣的方言现象,外地来的人听不懂,本地人听着很亲切。

  现在快过年了,过年时,咱们仙桃人就忌讳“杀”字,猪肉是屠夫杀的,咱们去“割”回来就行了。鸡子得自己杀吧,那得叫“锯”,古音读gè,还要念几句话:“鸡子鸡子你莫怪,你是人间的一盘菜,今年去,明年来,脱去毛,投人胎。” 咱们都是普通人,不能学“君子远庖厨”,那您杀鸡时也许会念这个“咒”的前两句,后两句下编。关键是,咱们不杀生,叫“锯(gè)”鸡子。

  过去杀鱼一般也得自己动手,鱼上砧板时,往往已经死了,不好念咒,怎么办?换一个词。叫“迟鱼”。您别说,这个“迟”,既表现生动又很文雅。迟通“治”,有芟除的意思。古时候一种零割碎剐的一种酷刑,叫凌迟。想想咱们处理鱼,刮鳞剖腹,去肠挖腮,有没有一点“凌迟”的味道,所以我们就把杀鱼说成了“迟鱼”。

  还有一个外地人不解,本地人也有望文生义、举烛尚明的词,就是我们把小姑娘叫“团子”。有几位老爷子,说“团子”是“坛子”,是说女孩子将来出嫁了,娘家人有酒喝之意。其实女孩出嫁回来,提鸡蛋也行,礼轻人意重,不一定要提“酒坛子”。

  这个“团子”,说起来还是一种忌讳文化。古代中国没有接生学,姑娘嫁出去,生产过程就如同在鬼门关走一趟,据统计,解放前产妇死亡率高达15%,婴儿死亡率高达30%,所以避死避孤是一件很大的事,医学不发达,那就讲究一些别的事,比如坐月子不能洗澡啊,不能通风啊之类,造成一些二次伤害。语言也要跟上,姑与孤同音,自然需要避讳,意思还要相反,团团圆圆多好,那就叫“团子”!仙桃“团”与“坛”同音,所以有些人把这个词解释为“坛子”是不对的,哪是酒徒的解释。

  怎么证明这个呢?我有旁证,仙桃人把姑妈叫大爷二爷幺爷,随父辈大小排,西部靠潜江一带,有叫“恩妈”的,而恩婆、恩喇嫲,则是对姑奶奶的表称。这“恩”字,本意是惠,表示姑妈对娘家的顾念深情,得以恩相称,不能让恩婆恩妈“孤”了。至于姑爷,称孤道寡是有本事的人,叫就行啦。

  说点喜庆的,我们中国人都喜欢双,成双成对多好,仙桃当然不示弱,也有对单的忌讳。我们床单都要叫称双数,叫被褥复子。可见,复比单好。(作者:肖金洲)